首页 > 本站资讯 >新闻内容

正处在快速发展时期的大企业,仍然具有非常可观的一批可发展用户

2021年05月10日 10:54

7月底,《中国互联网发展报告2020》(以下简称《报告》)在中国互联网大会上发布,根据报告数据显示,我国互联网网民基数不断扩大,截止至2019年底,移动互联网网民规模已有13.19亿。交易发展趋势良好,成交额也非常可观,电子商务交易规模达34.81亿元,网络支付交易额更是高大249.88万亿元……

如今,下沉市场用户的争夺战已经结束,分析此次下沉市场的最大受益者:拼多多、今日头条、快手、抖音等,不难发现他们的共同点,那就是都拥有自己的自有平台:App软件、小程序和网站等。


他们以独特的分享经济发展用户,深挖下沉市场的庞大人口基数,增加用户粘性,瓜分电商这块巨型蛋糕。主流媒体的智慧化必然离不开自有平台的打造、应用,否则没有连接自有资源和用户的工具,何谈数据沉淀、打造数字资产?

要搞好基础建设,定制化更能符合企业发展,可以深入挖掘产品价值,为企业赋能,把企业产品以平台方式品牌化、规模化、精细化,进而深入市场,吸引用户。


同时,除了定制化,多样化的基础设施更贴合用户需求。

网民基数现在已成规模,需求自然不会消失,只会根据时间推移不断变化。下沉市场已被瓜分,互联网市场的终场之战才刚刚开始。正处在快速发展时期的大企业,仍然具有非常可观的一批可发展用户。但想要开展用户增长,提高用户粘性,就必须建造一个满足用户多样化需求的互联网基础设施。

在创建满足市场的平台,要要定制化、多样化的情况下,对于开发经营团队也要相对应提出长期、专业、经验丰富的需求,发展中的企业经验不足,很难有这样专业的技术团队,这时就可以进行项目外包,在选择外包开发团队上也不能马虎。

广东优联互通科技有限公司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团队具有丰富的开发经验,熟知用户市场碎片化需求,根据市场动向,进行平台的更新,帮助企业创建更有利于新服务规模化快速落地的网络平台,满足互联网用户多元化需求。





相关推荐

世卫组织帮助也门增设3处病毒检测实验室

当地时间24日,世界卫生组织驻也门代表阿尔塔夫·穆萨尼发表视频声明说,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世卫组织团队正在帮助也门改善基础医疗条件。阿尔塔夫·穆萨尼在视频声明中说,病毒检测是核心任务,目前世卫组织团队在萨那、亚丁和穆卡拉设有病毒检测实验室,未来几天内还将会在塔伊兹、荷台达、赛勇增设3处病毒检测实验室。也门目前共有6700个病毒检测试剂盒,期待不久后达到30000个。阿尔塔夫还表示,世卫组织团队正在与当地医疗卫生部门人员密切合作,已经确定有37家医院可以投入接收新冠肺炎确诊患者。不过在这37家医院中,有几家医院仍缺少呼吸机、病床、防护设备以及医疗人员。受战乱影响,也门有超过半数医疗机构停止运营。本月10日,也门哈德拉毛省出现首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面对疫情威胁,本月初,沙特阿拉伯领导的多国联军和胡塞武装宣布实施停火,但一些地区的军事冲突仍在持续。

2020年04月27日 01:22

什么是网页收录和新闻收录?

收录这个是针对搜索引擎来讲的,百度默认的是网页结果,在新闻的选项中就是显示新闻源信息,新闻源收录包含网页,网页收录不一定有新闻源,相对来讲新闻源收录效果更好一些。

2020年04月25日 20:27

租客网:租房故事|最重要的,其实不是房租

有没有想过?到2020年,第一批90后就彻底奔三了,在还贷的泥潭里挣扎着,又或是即将迈进沼泽。其实在两年前就有报告显示,90后租房人群已经占比39.9%,首次超过80后,成为租房主力。而我,是个觉得“租房生活”也还不错的95后。01.2017年毕业后,我和男友一直处于异地恋,耐不住他的央求,后来,我辞了南方的工作来北京找他,工资6000元。我们在海淀租了一个卧室,2580元一个月。我公司有房贴,每个月1500元,男友给我500补贴,日子过得还算安稳。工作都很忙,我们平时各吃各的,周末去外面吃饭。半年后,单位给的员工的房补没了,我让他和我AA房租,他不愿意还把平日里的零碎花销也算的清清楚楚。我提了分手,拿到年终奖后,决定北京我不待了,爱情我也不要了。知乎上也有个帖子,大意是,情侣租房,为什么不能AA制?大家都是出来打拼,挣得都是辛苦钱。02.没过多久,我决定,回南方找工作。在2019年春节前就把工作落实了,在上海新天地附近,节后可以直接去上班。在搞定了工作之后,住哪儿也是很棘手的问题。原本我打算住的远一点房租省一点,看了大半圈之后才发现原来“在上海租房尽量避开1、2、3、5、6、8号线”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因为这几号线会让你挤到绝望。租房经验告诉我,住处最好是跟着工作地点而变动的。早高峰太恐怖,所以后来我宁可房租稍微高一点,也要保证住在公司附近。我能接受的最长通勤时间是30分钟,如果通勤时间能压缩到骑车5分钟的话,9点上班打卡,每天8点多起床就够了。03.最终,我拿出了工资的35%,和朋友在西藏南路租了套老房子,房租总价8500元一个月,她出4500元,我出4000元。房租是贵,但是房子很不错,是老洋房。每次走进弄堂都能感受城市拥有的浓厚的文化底蕴。我们租的房子在顶层,层高很高,房东重新布置过软装,白色为基调,干净利落,墙壁挂了一幅幅摄影作品及设计画作,我喜欢坐在老式灯泡下的吧台边品尝咖啡机磨出来的浓郁热腾的咖啡两室一厅,房间偏小,但客厅连着开放式厨房,特别适合朋友来聚会。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我和室友把它叫做“瞳孔”小窝与80后的租房“前辈们”不同,作为95后,我对于租房最关心的问题已不再是租金,而是生活品质。拿我身边的的同龄人举例,就有近2成的人愿意拿薪资30%-50%去租房。我觉得,90后人群正逐渐成为租房主力军。对于租房的选择,我更加看重个性化,不爱标准化。我这一代被称为互联网的原住民,大部分人高度地被社交网络虚拟化。所以,我并不仅仅满足于居住,还有强烈的社交需求。虽然,每次都对小区里拥有5套房的王大爷佩服的五体投地。但,有时候想想,其实,如果有房子能让我稳定地租一辈子,配套服务水平和社交功能也好的话,我又何必买房呢?对了,最近在我身上发生了个小对话也挺有意思的——“父母和周围的世界仿佛一夜之间老了,你能体会那种无助感吗”?背着300万房贷和20万车贷还生了一胎娃的同事突然转过头问我。我一时语塞,无厘头的回了句:“也是,我都开始长法令纹了”。今年,她31岁,我25岁。她买了房,而我却还在大城市里享受着租房的便利。(文章摘自网络,侵删)

2020年04月07日 16:12